Marc Curtis, friend of Janny

我们怎样见面的,为什么我要创立这个组织

Marc Curtis image
Marc Curtis

马克·柯蒂斯(Marc Curtis)是中国葡萄酒之旅、美国的GLF茶以及军事小册子的创始人。 他在广州遇到了Janny,成为好朋友及语言交流伙伴。 马克支持Janny和她的家人努力推翻这种不公正,并成立了拯救Janny国际组织团队。

自2006年以来我经常在中国旅行并寻求商机。 在与中国企业及上海,北京的高层政府官员举行了多次会晤后,我被邀请直播和拍摄有关古代喀什噶尔的纪录片。 四川省汶川地震发生后,政府意识到需要加强20万多名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泥浆家园。 喀什噶尔每100年发生一次大地震,而这次早己逾期。 这些房屋在每次灾难之后基本上夷为平地。 (“喀什:丝绸之路”讲述人民的故事及政府如何试图保护他们和当地的文化。)

2011年,我决定居住在广东省(香港以北),一边教英文一边继续寻求商机。 有一天在广州坐地铁时,我在微信上收到了一名年轻女子的短信,问及是否可以帮助她提高英语水平。我们聊了几个星期后见面吃了个便饭。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我们多次见面并用语言互相帮助。 Janny成为了我的好朋友。 2012年9月,她告诉我她将去越南带回一些一个时装业客户想要的服装样本。 他支付了她的旅行费用,并给了她400美元的工资。 她会见客人的助手,一个泰国女人,将样品带给她。 Janny在河内享受了前7天的美好时光,并在还剑湖周围游玩时发送了一些景点图片给我。 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到中国,她回答说,“三天之后”。

那是我最后一次从Janny那里收到消息。 在她应该回到广州一周之后,我发信息给她,但从来没有收到过回复。 两个月后,我停止发送消息。 一个月后,她突然出现在网上。 她问我是否知道她是谁,是否知道她去过越南。 她说她不记得这次旅行了。 几个星期之后,我发现不是Janny给我发信息,而是她妹妹Youki,她解释说她正在试图找到那个把Janny送到越南的人,Janny因贩毒罪被捕。

我见了Youki和她的哥哥,询问及讨论些情况,并且他们让我和她在中国的律师保持联系。他尽可能多地告诉我案情,但只字未提越南警方要求他保密的事情。 我们所得知的信息令人十分不安。 然后在2013年2月,我参与了河内的家庭和律师进行量刑听证会。 在听证会前一天晚上,我们在一间小餐馆里坐到凌晨1点,律师告诉了我一些他当天所得到的消息。 (阅读“现状”页面了解更多详情。)

六个月后,我很幸运地到监狱探视了Janny。 监狱本来只允许直系亲属进行探视,但律师和守卫队长彼此认识,就破例允许我探视了15分钟。 Janny见到我时十分惊讶,并泪流满面。 我告诉她我相信她是无辜的,并且不会放弃上诉,努力试图还她自由与公正。 截至本文,2017年9月,Janny已被不公正地监禁了5年。 我们只能通过她的家人偶尔进行沟通,因为我无探视权,甚至连信件都不允许传递.

最终总结。 我对越南没有任何不满或偏见,他们是在严格执法严厉禁毒。我最大的希望他们能够重审她的案子,调查事实,还Janny清白,并尽快给予释放。 Janny不应当再承受任何磨难。

我不会放弃我的朋友!

拯救Janny国际组织团